原标题:成立水浒市?拿文学作品当地名,也是醉了 | 沸腾

不论是关于宋江的记载,还是关于宋江一伙人的记载,都没有涉及梁山泊。真实的武松并没有上景阳冈打过老虎,打杀的是奸臣蔡京的儿子“蔡虎”。

▲山东省菏泽市郓城县,水浒好汉景区中的孙二娘客栈。 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文 | 赵清源

施耐庵先生肯定不会想到,六百多年以后,他的文学名著竟然会成为一个地方调整行政区划的理由。

河南省山东商会会长刘继臣在全国省级山东商会会长座谈会上提出,成立水浒市,把跟水浒有关联的县整合一起,统一规划,统一管理,充分发挥文化品牌效益,让游客进得来,留得住,还想来。

如此丰富的想象力,恐怕比莫言的小说还要魔幻。

按照刘继臣会长的思路,金瓶梅市也要呼之欲出了。曾记否,山东省阳谷县、临清县和安徽的黄山市就因为谁是西门庆的故里而争得不可开交。如今,如要成立水浒市,是否也可以成立一个金瓶梅市?

▲《新水浒传》宋江

关于宋江的记载没有涉及梁山泊

其实,作为一部文学名著,水浒故事早已和现实剥离开来,基本与现有的地方无涉。

在正史记载中,宋江一伙人的活动范围时而淮南,时而河北,时而楚、海州,并转掠十郡,与梁山泊没有多少直接关系。

因为,不论是关于宋江的记载,还是关于宋江一伙人的记载,都没有涉及梁山泊。

比较可信的,是宋江起义的地方大约在太行山一带,这在小说中仍有许多迹象可寻,刚出场的几个好汉——史进、鲁智深、杨志等,都是关西人,《水浒》中也有一节宋江闹华山,便是宋江一伙人本在太行山活动的证据。

还有,在小说中,梁山泊竟然是江州和郓城乃至东京之间的交通孔道:宋江从郓城发配江州,戴宗从江州送信到东京,都要经过梁山泊。

看看地图就知道,梁山泊在郓城之北,江州在郓城之南,从郓城到江州,不会经过梁山泊,从江州到东京,更不会经过。

这些都证明,真实的水浒故事或许与要设立的水浒市地域,关系不大。

真实的武松并没有上景阳冈打过老虎

而且,许多水浒人物也和山东无关。

比如,历史上的武松原系浪迹江湖的卖艺人,“貌奇伟,尝使技于涌金门外”,“非盗也”。杭州知府高权见武松武艺高强,人才出众,遂邀请入府,让他充当都头。不久,因功被提为提辖,成为知府高权的心腹。后来高权因得罪权贵,被奸人诬谄而罢官,武松也因此受到牵连。

高权离职之后,继任的新知府蔡鋆,倚仗父亲奸臣蔡京的权势,在杭州任上肆意鱼肉百姓,草菅人命,百姓称之为“蔡虎”。

武松嫉恶如仇,刺杀蔡鋆,结果其性命,后被官兵捕获,惨遭重刑死于狱中。当地“百姓深感其德,葬于杭州西泠桥畔”,后人立碑,题曰“宋义士武松之墓”。

也就是说,真实的武松并没有上景阳冈打过老虎,打杀的是奸臣蔡京的儿子“蔡虎”。

总之,《水浒》是小说,其伟大之处在于文学性、艺术性,它早已从一时一地抽离出来,成为一个独立的文学存在,并不适合作为地名使用。

▲《新水浒传》

水浒文化具有多面性、复杂性

同时,刘继臣会长口口声声的水浒文化,除了传统的“忠义”正面价值观之外,也具有多面性、复杂性。比如,对《水浒》中大量的屠杀描写,一再被学界批评。

学者孙述宇也说过,“他们(梁山好汉)为自身的生存而焦虑得很,记挂着各种被害的可能,很急于解梦以得救援,对女性很不放心。他们的道德也很暧昧,他们不戒杀生与劫财,然而‘义’字不离唇吻,最高的命令是同道互助,是非与利害纠缠得再也分不开。这是一张亡命之徒的庐山面目。”

总之,水浒文化本身是可以进行多义阐释的,这在文学批判中是家常便饭。

没有拿一个文学作品的名字当地名的先例

此前,全国各地的改名、复名现象不胜枚举,比如湖北省襄樊市更名为襄阳市,山东省苍山县更名为兰陵县,湖北蒲圻市更名赤壁市,等等,其中的利害得失难以尽述。

但是,不论怎么改,都没有拿一个文学作品的名字当作地名。无怪乎有人要大赞刘继臣会长的创意了。

毋庸讳言,地名当然具有一定的广告效应,可是,地名也是文化和历史的载体,其更改变动需要有文化和历史的支撑,不能仅仅为了眼前的经济利益而设而改。

所以,我们无法想象,一个人在介绍自己时,说“我是水浒人”或者“我来自水浒”。

新浪新闻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

暂无评论
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